Theresa Tan

城市丰收最高法院审讯:“代理人”意义为辩论重点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检方在城市丰收案件中提出的刑事参考今早受理;公众席上座无虚席。

城市丰收最高法院审讯:决定权在法院或国会?

康、林、陈、黄、陈绍云与周今年早前出现于庭外。

高级法院之前裁定六位城市丰收教会被告以较轻的罪名成立,因此刑期也随之减少;检方提出刑事参考做出回应,今日上诉庭开始审理此案。

今年四月,高级法院修改六人——康希、陈一平、周英汉、林岭恒、黄玉音与陈绍云——的控状,从原本刑事法典409节最严重的失信罪换作406节的基本失信罪。

检方希望法院针对这项涉及公共利益的法律问题做出裁定——这问题基本上是刑事法典409节提到“作为代理人所进行的事务”的法律定义应该是什么;再者,公司董事或社团和慈善机构里的同等职位者受托管理产业是否算作以代理人身份进行事务的委托。

检方同时要求最高法院恢复国家法院在2015年原本判处的21个月至8年的刑期。

审讯于早晨10点开始,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Hri Kumar Nair)辩论到,刑事法典409节的解释方式不只一种;高级法院对“代理人”的解读过分严谨。

在高级法院的裁定中,多数法官——即赵锡燊上诉法官和吴必理大法官——认为康与他人不是以“专业代理人”的身份行事,因为他们只不过是CHC管委会的成员,因此是以董事的身份行事。

城市丰收最高法院审讯:决定权在法院或国会?

今日审讯追究的是失信罪中“代理人”的各种合理意义应该是由国会辩论的立法议题,抑或是法院必须裁定的法律解读问题。

该刑事参考由潘文龙、朱迪柏拉卡斯(Judith Prakash)上诉法官、洪素燕、罗赐安和蔡利民大法官审理。

今天也是康、陈、林、黄和陈绍云在4月21日开始服刑后第一次公开露面。他们身穿紫色连身衣,虽然些许消瘦,但看起来依然健康、精神良好,偶尔也对公众席中的熟悉脸孔微笑。男生顶着平头发型,女生的头发明显剪短。

CHC会友林思敏对于今天能见到康、陈与其他人心存感恩。“他们貌似瘦了,但我认为他们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看到康牧师微笑我很欣慰。黄玉音和绍云气色也不错。能见到他们真好——我已经满足了。”

另一名会友赵心怡说:“我今天过去是为了见林岭恒等人。虽然情绪有些激动,但看见他们脸上的笑容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审讯在下午4点30分结束之前,潘大法官表示他们会择日宣布判决,但没有指明判决日期为何。

Print Friendly